十五年坚持只做一件事

时间:2018-05-03
 
 
        能把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好,已属难得。杨智说做深而不要做广,如果太宽泛,把手伸得太远,最终一定是两手空空。“很多朋友找到我说,你在国内有那么多的资源,搭个顺风车一起做吧,我没有答应过一次,经得住诱惑,是对创始人情商最基本的考验。”杨智说。

       事实上,从2003年成立团队算起,在15年的时间里杨智只做一件事:为医学专业学生和护理专业学生匹配实习基地。“我在国内尚未形成劳务派遣概念时,已经在这个领域做得风生水起,每年往富士康等电子工厂输送大量学生。2003年时,两位老朋友跟我说,学校护理专业的学生需要实习基地,但本地医院没有这么大的消化能力,能不能在域外想想办法。匹配实习基地,是这件事的出发点,那个年代恰逢院校扩招,当地的医院接纳不了这么多学生实习。”

       做这件事的初心是帮忙,一不小心把它做成了事业。杨智回顾说,其实带学生外出是有风险的,学校把学生交给自己,既要解决学校鞭长莫及的学生管理,又要替医院解决教学之外的事务。“第一年我帮两所卫生学校的几百名学生匹配了实习医院,第二年当2000多个学生需要匹配实习基地时,工作量一下子就大了。得解决学生公寓,还有日常管理,这不是一件小事情,也不仅是一个中介考虑的事情,需要体系来解决,因为责任重大。”杨智说,这一年南丁格尔人力资源机构成立,他的规划是做一个专业医护人才派遣机构,深度挖掘这个领域的需求。

       “一位天津的妈妈找到我说,她的女儿在邯郸一所大学读书,想回天津的医院实习,但没有门路,医院也不接收,能不能帮忙解决?内蒙古锡林郭勒的一个学生也有类似诉求,她想去呼和浩特的大医院实习,但找不到接收单位。这样的例子很多,实际上学校也很挠头,学生来自五湖四海,学校也不可能有那么强的匹配能力,很多大学联系我们,寻求毕业实习解决方案。”杨智说。到了后来,逐渐形成了市场化解决方案,他们和国内180家医院协作,为近100所医学院校的医护专业学生匹配实习岗位。“医院精于医术,学校精于教学,我们的匹配能力大一些,精于实习派遣管理。这是一件多赢的事儿。”

       杨智把医护人才的派遣称之为辅医项目,他认为这是一个边际性领域,这样的领域没有规范性标准。“比如学生中途结束实习怎么办?实习期间如何去管理?国内没有这方面的标准啊,我们就把它建了起来,不但让机构通过ISO认证,还为实习派遣做了技术性的规范文件。”杨智说,为几十个学生匹配实习基地,随便一家中介机构都能做,但长年累月为国内近百家大学的医护专业学生,匹配到180家医院去,是一个技术活儿。“我们从不把自己当作简单的人力资源机构来看,而是精耕细作,用‘工匠精神’做好每一个细节,只要你认真地坚持规范去做,这终归是一个价值回归的时代,所有的付出都可以一点一点回报。”

       “医疗制度改革也在稳步推进,医护人才的派遣将会成为越来越多医院的一种选择,我们有两万多名的人才数据库,争取在这个领域做成标杆性机构。所以一直心无旁骛,不停地跟团队说下沉下沉,把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好,在这个领域沉得越深,价值就越大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很多人找到我,他们知道我和国内的180多所三甲医院有合作,说能不能一起做点事,我从没敢答应。我知道肯定有机会,但那么多的行业都有机会,都要进入吗?能把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好已属难得,懂取舍才能走得更远。”
 
南丁格尔人力资源河北有限公司